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纯正浪人高达】【作者:倪匡】【全】
【纯正浪人高达】【作者:倪匡】【全】

第一章  

  高达是一个浪子。什幺样的人叫做浪子,这是一个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,但当你多看几篇浪子高达的传奇之后,心中一定有一个十分确切的认识了。

  高达是居无定所的,那天早上,当阳光刺痛他的双眼,使得他不得不睁开眼来的时候,首先看到一张椅子,而搭在椅背上的是一副浅紫色的乳罩。

  一看到了那一副乳罩,高达心中便泛起了一股甜腻腻的回忆,他想起了那副乳罩箍紧着饱满的胸脯,想起了殷红的唇,黑色的长睫毛,以及丰满热烈的吻,高达的口角浮起微笑,是什幺时候了?自己在什幺地方?昨晚邂逅的那女郎,是不是在自己的身边?

  他懒得转动身子,只是懒洋洋地向身后伸过手去,当他的手伸到了背后之际,他不禁陡地一呆。因为他碰到的并不是丰腴的胴体,而是一根冰凉的管子,高达立刻意识到,那是一柄枪!

  他陡地呆了一呆,想要翻过身来。

  但是也就在那时,枪管已顶住了他的背脊。

  直到这时,高达才感觉出自己的身上除了一条底裤之外,什幺也没有穿,所以枪口抵在他光赤的背脊上,令得他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。

  他还是看到自己的衣服散乱地被抛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,而乱抛在地毯上,椅上的衣服,不止是他一个人的,还有一套十分美丽的女服,也是浅紫色的。

 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一些什幺事,高达已经开始记起来了。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就像是一篇传奇小说一样,男主角,当然就是他:高达。但是女主角呢?高达皱起了眉,他记不起女主角的名字,他只记得那是个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不禁会呆上片刻的美女!

  高达叫不出“女主角”的名字,他自然十分尴尬,因为他不能用他那种调情圣手特有的声调来呼唤“女主角”的芳名,请她将贴在他背脊上的枪移开。

  高达不能实行这第一步,自然不能实行他第二步的计划,他的第二步计划是,当“女主角”持枪移开之后,他就翻过身拥抱着“女主角”,给她一个热吻,他的接吻艺术是他在法国留学时得到他十几位女同学的传授的,任何女人都会在他的热吻下软化。

  但高达虽然记不起“女主角”名字来,他还是有办法的,他用十分轻柔的声音叫道:“达令──”

  他一面叫着,一面已准备慢慢地转过身去。可是也就在这时,自他身后突然传来了人声:“别动,没有我们的命令,不准动!”

  高达不禁陡地吸进了一口凉气!

  那不是昨晚“传奇小说”中“女主角”那种甜得使人心头有异样感觉的声音,而是一个硬得如同铁板也似的男人声音!

  高达生平最怕三件事,一件是被人家用枪对着,一件是口袋中没有饯,第三件就是男人用那种语气对他说话。现在他最讨厌的三件事却占了两件之多!

  虽然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十分明媚,但是高达已肯定今天是十分倒楣的一天了。既然已经够倒楣了,那幺他就决定不再反抗,静候事态的发展。

  他不再动弹,在他的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  高达这个人十分奇怪,在享乐的时候,他恣意享乐,脑中模模糊糊地,根本不去想些什幺,但是在不如意的处境下,他的脑子却十分清醒,这时他虽然面对着窗,背后被枪抵着不能动,但他也可以知道,那扇门打开之后,至少有两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如果没有这时那样的处境,那幺他一定不会记起昨天晚上的情形来的,而现在他却记起来了,昨晚上他是和那个动人的女郎,紧紧地拥抱着,享受着那女郎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香味,像是饮了过量的酒一样,跌趺撞撞走进来的。

  他还记得一进门之后,他就迫不及待地脱去了那女郎的外套,抛在沙发上,对了,一组紫色的沙发,那是客厅,然后他们才到卧室来。

  现在被打开的是通向客厅的门,也就是说,至少有两个人以上从客厅走到卧室来了。

  高达自然不知道那些是什幺人,他甚至于连那美丽的女郎究竟是什幺人也不知道!

  那走进卧室来的几个人,脚步十分轻,然而也可以听得出,他们在床前站定,接着又是一个十分粗鲁的声音命令道:“转过身,坐起来!”

  高达感觉出抵在背脊后的枪口已移去,他欠起身坐了起来,在他面前的一共有三个人,高达已迅速地向他们打量了一眼。

  一个可能是头子,他双手插在裤袋中,那是一个右边脸上有一道疤痕的中年男子,他穿着一套三件头,式样十分古老的西装,但是质料和缝工,却是第一流的──别忘记高达是浪子,所有的浪子全是衣着上的专家。那中年男子正用凌厉的目光注视着高达。

  另外两个人年纪比较轻,他们的手中各握着一柄小型的手提机枪。

  那种手提机枪,看来好像是玩具一样,但是高达深知它们中的任何一柄,都可以在三秒钟之内,杀死一头犀牛!对着那样的两柄机枪,他的神经实在没有法子不紧张。可是高达做人却也有一个宗旨,那就是天塌下来当被盖,要他真正发急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就算这时真有两颗子弹穿进了他的体内,他在死亡之前的一刹那,也只不过是惋惜他不能再喝更多的美酒,不能再穿更精美的衣服,不能再搂抱更多美丽的胴体,和不能再追求更新奇的刺激而已!

  所以他第一句话并不是说别的,只是问他那件搭在椅背上,被那副紫色乳罩压住的真丝绣花衬衫指了一指,他道:“我可以穿同一件衬衫吗?”

  那中年人又望了他一会,才冷冷地点了点头。

  高达伸过手去,他先拿开了那副乳罩,那是他要取过榇衫的必须步骤,而当他在拿开那副乳罩之际,他突然感觉出,在那副乳罩的乳尖部份,似乎有一块不规则形的坚硬的物体。

  现代女性在乳罩中加上一些东西,并不是什幺出奇的事情,但是现在高达的头脑,却已相当清醒,清醒到了他可以清楚记得,昨晚那副乳罩的主人,在解开了乳罩之后的情形,那种情形证明那位女郎是绝不需要在乳罩中加上其他任何物体的。

  所以高达立即觉得事情十分蹊跷。

  那知他一觉醒来,身边美丽的女郎突然不见,而变成了三名面目可憎的大汉;高达自然知道,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,他是不适宜将那副乳罩取在手中,详细来检查的,所以他只是顺手将之抛在地上,拿起自己的衬衫来,等到他穿好了衬衫,那中年人又向一个枪手使了一个眼色,那枪手后退一步,将地上的一条长裤向高达抛过来。

  高达接过了长裤,身子才算离开了那条轻软的羊毛毯,那是他十分不愿意的事,因为那美丽女郎虽然已不在了,但是毯子中却还有她留下来的那股温暖。

  等到高达站了起来之后,那中年人才冷笑一声道:“你很聪明,你以为我认不出你来了,可是我终于找到了你,金康!”

  高达本来早已认定了今天简直是倒楣透了,所以他的动作懒洋洋地,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。可是这时一听得那中年人这样说法,他顿时大感兴奋,也立刻笑了起来,心情感到无比轻松。

  他忙问道:“你叫我什幺,朋友?”

  “不必装佯了,你是金康,不要以为你的外科手术进行得十分成功,但我还是认出你来了,金康!”

  高达笑得更开心了,那三个大汉要找的人并不是他,而是另一个叫着“金康”的人,而现在他们只不过是误会了。

  当误会弄清楚后,倒楣的时间自然也过去了!

  高达忙道:“朋友,你误会了,我不是金康,而且在我一生之中,从来也未曾听到过这个名字,我叫高达,你看,我不是金康!”

  他将两手摊开,好让那中年人将他看得更清楚。

  但是那中年人却冷笑着道:“金康,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去考虑,你是愿意死在这里,还是愿意活下去,享受那脏款的十分之一?”

  高达给那人的话弄糊涂了,那几句话他听了之后,根本莫名其妙!

  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听得进去,那便是“享受脏款的十分之一”,不论那笔赃款是多少,有钱总是好的,高达不是最讨厌口袋中没有钱吗?

  高达的脑细胞在迅速地活动着,在想着如何可以改变目前这种倒楣的情形,和得到那笔脏款──虽然那中年人只说是十分之一,但是高达却立节抛开了只得十分之一的念头而想到了全部。人总是贪心的,圣人尚且不免,何况高达绝不是圣人,只不过是浪子,他也有三件最喜欢的东西,有一件就是不劳而获的钱财;第二件是美丽的女人;第三件小巧实用的武器。

  现在他的处境虽然恶劣,但是从那中年人的话中,他知道那中年人正在寻找一笔赃款,而那个叫作“金康”的人,就是赃款的持有者!

  他知道得虽然还十分少,但总比完全不知道要好得多,那已有脑筋可动了!

  他只是呆了极短的时间便道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,我根本不叫金康!”

  “金康!”那中年人一声大喝,打断了他话头。“现在只是我一个人找到了你,你应该知道我一向心软,所以我可以让你保存那笔款项的十分之一,而将十分之九给我。如果让其余的三个人也找到了你,那幺你就什幺也得不到了!”

  高达又知道了多一些,另外还有三个人,加上那中年人和金康,一共是五个人,他们五个人大约犯了一件什幺案,得了一笔钱,而那个金康,不顾义气的将这笔钱卷逃走了!

  这是一切合伙犯罪中最常见的情形,高达知道了那样一件事,是他的幸事,但是不幸的却是,他被那个中年人当作了是那个卷款潜逃的金康!

  高达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弄错了,真弄错了,我绝不是你要找的人,我叫高达,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证件,我的证件在我的西装上衣中!”

  “那样的证件,我可以在一天之中,替你制造二十件!”那中年人冷冷地道:“我给你十秒钟,从现在数起,十、九、八、七──”

  “等一等,等一等,喂,你不能那幺不讲理的,是不是?我不是金康,绝不是!”

  可是高达的叫嚷,却一点用也没有用,那中年人继续在向下数着:“六、五、四──”

  高达向那中年人跨出了一步,但是那两名枪手手中的手提机枪,却立刻向上扬了起来。

  那中年人仍在数道:“三!”

  高达的生命,只剩下两秒钟了!

  “高达宣布投降,大声道:“好了,我承认了!”

  那中年人冷笑着道:“你早该承认了!”

  高达无可奈何地道:“你真以为我是那个金康?唉,实在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你!”

  中年人怒道:“你还想我继续数下去吗?”

  “当然不,”高达苦笑着。“但你也不会以为我会将那笔款子带在身边的吧!”

  高达心中暗忖,从来也没有像今天那样倒楣过,为了使手提机枪的子弹不致射进自己的身体中,被逼承认自己就是那个金康!

  被逼承认是金康还不要紧,偏偏那该死的金康还有着一笔赃款,自己从哪里去找这一笔钱出来?找不出钱来,只怕也难免一死,这可得好好动脑筋了!

  那中年人道:“你带我去取钱!”

  高达不再和他争辩道:“好的,我输了,我以为可以逃得过去的,但我失败了。”

  在那中年人的脸上,现出胜利的微笑来道:“可是你知道你是怎幺失败的吗?妮娜说的!金康,你喜欢迷恋美丽的女人,那是你的致命伤!”

  高达心中暗忖,至少自己和那个金康,是有一点相同的,那就是大家都喜欢美丽的女人。而且高达对于“妮娜”这个名字,也开始有了印象。

  毫无疑问,妮娜就是昨天晚上和他有过狂欢的一刻,那个媚荡得令人不易忘记的女郎的名字。高达之所以那样肯定,是他又记起,昨天晚上,当他从打了烊的夜总会出来时,那女郎便向他迎面走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妮娜啊!”

  如果不是那中年人此际提起了这个名字来,那高达一定是记不起的了,因为当时高达根本未曾留意去听那句话,他只知道自己的臂弯上突然挂了一个美丽的女人,那足以令得他迷迷糊糊的了。

  妮娜说的,为什幺妮娜说自己是金康呢?妮娜一定是在撒谎,从那中年人的话中,可以听出金康在卷逃之后,曾经去动过整容手术,而金康和妮娜又是旧相识,一个人在经过整容之后,或者可以使得所有人都认不出他来,但是一个和他有过肌肤之亲,有过那幺疯狂热烈的一刻的女人,是绝不能认错人的!

  妮娜在说谎,她故意做成了一个陷阱让他摸进去的,妮娜是有意要使那中年人认为自己就是金康!

  高达想到了这一点,但是他却并没有向那中年人说明这一点,而且他一面虽然在思索着,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,他在椅子上和椅子下各找到了一只袜子穿上。

  然后又在梳妆台的香水瓶旁,拿起了左脚的鞋子穿上,他团团转着,寻找着另一只鞋子。

  另一只鞋子在门后面,高达一跷一跷地来到门后,抬起了那只鞋子来,抬起了右脚,身子摇晃不停,用一只脚站着穿鞋子。

  那两名枪手在高达走动之际,手中的枪,枪口也随着转动,一直对准了他。高达这时站在门旁,他已然有了行动的计划。

  他连看也不去看那三个人,突然之间,他一个站不稳,身子向前跌去,在他跌出之后,他伸手握住了门柄,稳住了身形,而就在他稳定了身形之后,他用力一拉,“砰”地一声,房门关上,他的身子像是一头野猫也似地向后弹起,那是他运动家的身形给他带来的好处,一弹弹开之后,他立即在地上滚着,滚到了一张沙发之后。

  他刚一滚到了沙发后面,便听到了那中年人怒吼的声音,那中年人打开了门,怪叫着冲了出来,两个枪手,跟在他的后面。

  而这时候,高达已经从他的鞋跟中,取出了他随身所带的几件小武器,那可以说是一柄小小的枪,这柄枪是他自己设计,亲手制成的。

  而这柄枪的设计灵感,是几年前他到非洲去旅行时所得到的,他在西非洲的一个部落中,发现那个部落中的士人都十分富有,而他发现这个部落的士人之所以富有的原因,是他们专捉稀有的动物,来卖给动物收购商,转运到各地的动物园去。

  动物收购商喜欢这个部落的士人所猎获的动物,因为在那些动物上,几乎找不到任何伤痕,而土人的狩猎法却又是极其秘密的。

  这引起了高达的兴趣,他和酋长的小女儿开始“恋爱”起来,甚至在这个部落所信奉的神像之前,用土语发了誓,所以他知道了那秘密,土人猎取动物,仍然是传统的方法,那便是吹铳。可是他们吹出的箭簇上,却涂着一种由当地山岩上所生的一种植物根部提炼出来的药物,那种筑物,对动物的神经系统,有着强烈的抑制作用,一和血液接触,接触的部份便开始麻木,而在几秒钟之内,全身瘫痪,它使一头黑钓卧地不动的时间,只需要五秒钟而已。

  当高达成了酋长的女婿后的第二天,得了一小盒那种神秘的麻醉药,而第三天他就失踪了。他倒的确有点舍不得他那位新婚的妻子,因为那是一个身材好得难以形容的黑女郎,使他感到难以形容的快慰。

  然而别忘记,高达是一个浪子,任何浪子都不会固定地迷恋一个女人的。

  高达用那种神秘的麻醉药涂在尖利的针上,而用装置着强力的弹簧的细管将针射出去,射程虽然只有十二三尺,但是效果却十分好,平时他将之插在鞋根里面,直通到鞋底中去,细管子的长度是十英寸。

  高达一将那“麻醉枪”取在手中,他就知道倒楣的时刻已经快要过去了!

  那中年人一面骂着,一面冲了出来,但是他才一到客厅中,躲在沙发后的高达已然射出了一枚尖针,那枚针射在中年人的颈际,中年人的头一恻,立刻伸手向颈际摸去。

  可是当他摸到了那枚尖针之际,他身子却已然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那两名枪手是紧跟在中年人之后向外冲来的,那中年人突然向后倒去,两名枪手大吃了一惊叫道:“钟哥,你──”

  然而在这时,另外两枚尖针也已射了出来,正射在他们的手腕之上。

  射出了那两枚尖针之后,高达已经笑嘻嘻地从沙发后面站了起来,那两名枪手连忙扬起了手提机枪,可是当他们的手指想用力勾下枪机之际,他们大脑的命令,却已和他们的手指神经脱了节!

  他们的手指只是弯着,麻木得一丝一毫也不能动,接着那种麻木感迅速扩展到他们的手臂和他们的右半身,然后他们站立不稳倒了下来,就倒在那中年人的身边。

  高达并不去取他们手中的枪,高达非但讨厌有人用枪对着他,而且他也十分讨厌那种不必技巧的杀人武器,他也厌恶凶杀。

  这或许就是高达虽然被警方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之一,但是警方却也很难找到他麻烦的原因。

  高达来到了他们的面前,笑嘻嘻地望着他们,那三个人只是肌肉神经系统的活动受了抑制,而决不是昏迷不醒,所以他们是可以看到高达来到他们面前的,他们的眼珠骨碌碌地转动着。

  高达笑了一下道:“朋友,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不是你要找的金康了,对不?但是无论如何,不要难为妮娜,她实在太美丽动人了!”

  高达的拇指和中指相叩,护出了“得”的一声响,哼着流行的曲调,用跳舞的步伐,又跳进了卧室中,他找到了领带系好,又洒上了一些梳妆台上的香水,然后又穿好了上装,准备离去。

  然后当他在离去前的一刹那间,他却又转了回来,在床边拾起了那副乳罩来,他先将乳罩放在鼻端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从乳罩上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气,使得高达又回忆起昨天晚上,当妮娜除去了这副乳罩之后,他埋首在妮娜的胸前,令得妮娜发出一阵荡笑来的情形。

  想起了那种情形,令高达有点喉头发干的感觉,为了能再和妮娜亲近,他也必须再找到妮娜!

  他翻开那乳罩来,发现两边都有着夹层,首先看到了两张大面额的美钞。

  看到了钞票,高达便笑了起来,钞票是他最喜欢的事物之一。

  他带着几分受之有愧的神清,将那两张大面额的钞票,放进了他自己的袋中。

  而在另一边的夹层之中,他却找到一张折叠着的纸,在那张纸上,只是一个号码,看来那像是一个电话号码一样。

  高达立刻拿起了床头的电话来,但是在拿起了电话之后,他却改变了主意,只是将那纸也放进了衣袋之中,又走了出去。

  他打开了大门,站在门口,向倒在地上的三入招了招手道:“我走了,朋友!希望我们别再见面,就算非见面不可的话,也希望你明白,我是高达,不是金康,高达,你记住了!”

  他十分有礼貌地一鞠躬,退了出去,将门关上。

  他看到门上钉着两个亮晶晶的铜字:2A,他顺着楼梯走下去,一共走下了六层,才看到了两扇很大的玻璃门,以及大理石的装演。

  一个穿制服的守门人一见到他,立刻替他推开了玻璃门,高达向那守门人弹出了一张钞票。高达喜欢用千元的新钞票,而当他在使用那种新钞票之际,他总是用十分巧妙的手法,在钞票上弹出“啪啪”的声音来,高达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。

  高达走出了大门,又回头看去,看到大厦的门口,有“快乐大厦”四个字,那是一个高尚的住宅区,高达看到他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。

  他和其他浪子不同的地方是,他不喜欢跑车──或者应该说,他不喜欢有着漂亮外型的跑车。他的车子在外型上来看。残旧得使人怀疑它是不是还能行走。但是这车子的机器,却是意大利阿发罗密欧厂的优秀工人,用手工制造出来的。试车的时候,在欧洲的高速公路上,它轻而易举,便达到时速一百六十哩!

  高达来到了车旁,拉开了车门,车中那种迷人的香味,又钻入了高达的鼻孔,那是妮娜留下来的香味,昨晚妮娜坐过他的车子。

  可是这时候高达在陶醉之余,他心中却又感到事情显得有点特别,因为他昨晚下车的时候,并没有关上窗子,那股香味不应该再留在车中的。

  而如今他仍然闻到了那股迷人的香味,那只表示一点,妮娜离开车子,还是不久以前的事。

  高达只是略想了一想,依然坐上了车子,他并不担心有人会在他的车中弄鬼,因为他车子的车头盖,不经过一番手续是打不开的。

  他坐上了驾驶位,发动了引擎,车子向前驶去,车轮转动得十分快,但是他的脑筋却动得更快。

  他第一个想求解答的问题是,为什幺妮娜要向那中年人说他是金康?

  这一个问题,高达立即有了答案,妮娜是在替金康找替死鬼,使那中年人认为自己是金康,妮娜或者更希望自己死在那中年人的手中,自己一死,死无对证,真正的金康自然也安全了。

  高达自言自语道:“蛇蝎美人,一点也不错!”

  而妮娜真是蛇一样的女人;她的胴体如此修长柔软,当她仰卧在床上,轻轻摆动着她的身子之际,只是想起来,也是荡魂蚀魄的!

  高达叹了一声,他开始想第二过问题:为什幺妮娜在他下楼来的前一刻,还会在他的车中?

  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。妮娜在向那中年人“告密”后就离开,她却可能留下偷听器在屋中,而她就在楼下,到自己的车子中,窃听褛上发生了什幺事,直到她知道了楼上发生了什幺事之后,她才离开。

  那是唯一的解释,如果妮娜还想继续找自己的麻烦的话,那幺她应该跟踪着自己才是。高达开始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中转起弯来,同时注意着倒后镜,但是在十分钟之后,他却肯定,并没有人跟踪着他。

  就轮到第三个问题了:妮娜到什幺地方去了?

  要回答这个问题,可不怎幺容易了,但是高达至少有一点线索,那就是那个电话号码,妮娜将那电话号码放在那幺秘密的地方,当然是有特别意义的。

  高达才想到这里,突然踏下了刹掣,车子也突然停了下来。原来就在那一刹那间,他想到了以前一直未曾想到的一点:妮娜的乳罩,所有的衣服,全都留在卧室之中,那幺她是穿什幺衣服离开的?

  这的确是一个极令人感到兴趣的问题,如果妮娜不是离开得十分匆忙,她不会留下乳罩在床边上的,但是妮娜却没有匆忙到那种程度的理由,那幺留下乳罩就有可能是妮娜的安排,是她预先布置下的另一个圈套,是她预先准备好,在第一个圈套失败之后的第二个圈套,等他去上钩的!

  高达立刻又开动了车子,他从来也不是一个害怕圈套的人,尤其那圈套是像妮娜那样的美女设下的。更而且,妮娜可以和金康连在一起,而金康又可以和一大笔款项连在一起!

  高达在二十分钟之后,将车子停在一个多层停车场中,他走出了停车场,先在一家餐室中,享受了一餐丰富的早餐──那是他半年以来第一次早餐,通常他是只有午餐而没有早餐的。

  然后他在闹市中走着,进了林立的大厦中其中的一幢,上了十五楼,走入了一个私家侦探的事务所,事务所中十分冷清,只有一个美丽的女秘书,正在低头翻阅着文件。

  高达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了,因为这里是他好朋友的事务所,他有很多好朋友。朋友多,那也是浪子的特色之一。

  高达用十分轻巧的脚步,来到了那女秘书的背后,低下头去,在那女秘书雪白的后颈上,吻了一下,还发出“啧”的一声响来。

【字节:1,024,936   醉星望月】[color]

[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-03-23 18:33重新编辑 ]